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

你站那里,粲然一树的笑意。柔情流转,一匝匝地,缠绕不去。
“买丝?” “否,愿得汝之真心,终生为伴。”

《氓》

红晕飞上脸颊。你温润的话语便在耳际存留,弥散不去。

羞涩如初升的月牙,只将幸福的光亮微掩,又偷偷地放出来。好似,炫耀。心里的种子迅速破土、发芽,听到它啪啪啪的声响,像是来自远方莫名又悸动的呼唤。

一步一步,我踏着你的节奏,数着你的步伐,秘密般的快乐。过了淇水又到顿丘。风吹来离别,我细细地记下你的模样。再等等吧,我望着你的眼睛。明媚的情意已被阴郁替代。那里,有抑制的怒意,一旦点燃会是熊熊烈火。你的衣襟透着凉意,我轻轻拽着它。再等等,不是我违约,只是少个媒人。等到秋天,我们就结婚。是的,我答应你,这是我的诺言。

自你走后,辗转反侧,寤寐思服。缠绵的思绪萦绕,结成思念的蚕茧。
我登上毁坏的墙头,远远地观望,你的车子是否如愿而来。我是牵了线的木偶,想你,念你,盼你,唯有你才能让我灿若桃花。

翘首眺望,见不到你的车来,便簌簌落泪,坍倒的城墙一并见证悲伤;一见到它,又笑逐颜开,像个不谙世事的孩童。和你在一起,感觉是世上最美丽的事。瞧,我还记得那些画面,那些微微地发着光的画面。
你用龟壳占卜,用蓍草算卦,一切都是吉兆。我满心欢喜。是啊,本以为的相濡以沫,本秉信的与子偕老。你来了,迎新的车子将我和嫁妆一同带走。我期待着的,幸福伊始。

《氓》

那些美好,如今想来,却多少带了点讽刺。甜美的糕点加入辛料会是什么味道?

桑树茂盛时,叶子沃然。结婚后,你的浓情蜜意让我深深迷恋。殊不知,欲望驱使的蜜意浓情不过是火堆,是泥淖,是日后无法挣脱的陷阱。

可怜的斑鸠,止一止你的嘴馋吧,桑椹美味却易醉;可爱的姑娘,忍一忍心中的欲望吧,爱情美好却易碎。男子陷入爱情,尚能脱身,女子沉溺其中,却无法摆脱啊!回望着我的婚姻,悔意升起。只是女子,该为自己多份顾虑。

桑树开始落叶,叶子发黄,颓然地随风飘逝。男子情意已衰,原先欲望不在,他还剩下什么?
你不再是你,不,只是不再是我一厢情愿中塑造的你;而我,也无法回到过去。那份天真单纯,那份热情豁达,已经在这几年的光阴里磨蚀,转着圈在尽头消失。

《氓》

自我嫁到你家,多年贫苦。即使肤糙肉厚,面色饥黄我也无所抱怨,难道这还不够?
淇水滔滔,沾湿了车的布幔。回娘家的路上,零散的回忆在脑海里自由组织,思绪飘飞。我做错了什么?我无过错。是你心意改变,或许,一开始的便是假意。你如此的三心二意,反复无常。昔日温情荡然无存,我还有什么可以值得留恋!

想我在你家忙碌,身为一家之主起早摸黑不曾歇息。365天,天天如此。而你,早就不是当初情意绵绵,含情脉脉的男子。你的欲望得到满足,便开始对我施暴。我记得你的笑意,你的温暖,我记得微风中你的精致脸庞。而它们在一瞬间,无声破碎。

原来,一切是幻像,不过是伪装。现在的,才是真实的你。受伤的动物该到一边独自舔舐伤口,向兄弟诉苦只是增添嘲笑,徒加感伤。那么,让我静一静吧。让我蜷缩世界一隅,让悲伤将我浸没再让我从中获得新生吧。

无法逃离的悲伤,又多么可笑,“及而偕老”还在耳边回荡。让我老来怨恨的不正是昔日誓言吗!

淇尚有岸,隰尚有泮,我的苦恼却没有边尽。年少时,我们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曾经,我们笑脸相迎;曾经,欢声传遍。但,一切都在岁月流逝中褪色直至脱落,显现斑驳丑陋的本色。曾经的海誓山盟也只停留在了昨天。既然不再想到当初,那就从此了断吧!

附《诗经 氓》原文:
氓之蚩蚩,抱布贸丝。 匪来贸丝,来即我谋。 送子涉淇,至于顿丘。 匪我愆期,子无良媒。 将子无怒,秋以为期。

乘彼垝垣,以望复关。 不见复关,泣涕涟涟。 既见复关,载笑载言。 尔卜尔筮,体无咎言。 以尔车来,以我贿迁。

桑之未落,其叶沃若。 于嗟鸠兮,无食桑葚。于嗟女兮,无与士耽。 士之耽兮,犹可说也; 女之耽兮,不可说也!

桑之落矣,其黄而陨。 自我徂尔,三岁食贫。淇水汤汤,渐车帷裳。女也不爽,士贰其行。 士也罔极,二三其德。

三岁为妇,靡室劳矣。 夙兴夜寐,靡有朝矣。 言既遂矣,至于暴矣。 兄弟不知,咥其笑矣。 静言思之,躬自悼矣。

及尔偕老,老使我怨。 淇则有岸,隰则有泮。 总角之宴,言笑晏晏。 信誓旦旦,不思其反。 反是不思,亦已焉哉!

相关阅读:

向死而生的希望 丨《诗经·氓》的女性情感赏析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