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

10月的天津

天津站:10月12日晚-10月14日中午

第一次听演唱会,第一次去天津和北京,人生就是在如此多的第一次中变得丰盈起来。

《10月的天津》

10月12日

从杭州萧山国际机场出发到天津滨海国际机场,约两个小时。

已是夜里,飞机在城市上空飞翔,靠窗能看到遥远的灯光。

遇上街道整齐的城市,你可以看到完整的发着光的几何形状。

同坐的是个绍兴小伙子。聊杭州的房价也聊他的工作。

飞了一路,旁人都睡了,我们仨座时不时地搭上几句,在半清醒中跨过了上千里。

到达天津滨海机场十一点多。夜里的气温低得让人哆嗦。

在一番询问和打车无果后,机场出口的一对小夫妻听闻我们的目的地,说是顺路可以一起坐顺风车。

上车之后,咬字重儿化音一连串的天津话就塞满了整个车厢。

回想起那番情景,就像是身边绕满了打着圈儿的绑带,密不透风。

相较南方人讲话慢,性子婉转,北方人则明显地声音响,说话爽快。

真是所谓的一方水土养一方人。

路上,同行的乘客和年轻的司机给我们介绍天津的景点和美食。

“天津包子别吃,早失传了。现在的都不正宗,外面的人儿做的。本地人都不吃。”

“还有啊,天津麻花想吃的话可以买点儿,别让司机给你带去,他们拿提成。”

“你们要玩的话,风情街和古文化街也可以去转转。”

他们说的店名和景点,我在费力听清后记在了便签上。

在顺风车上跨过天津的零点,终于在近一点的时候到达音的小区门口。

行李箱在空旷的街道发出哗哗的声响。

寂静空旷的夜晚让人忍不住兴奋,就因为,那是无限自由而安全的独属于我的夜晚。

大半年没见你,还是亲切得如在身边。

10月13日

三个人挤了一张床,我在中间。

六点多就醒了。因为兴奋,也因为没能睡成大字型。

熬了会儿,还是耐不住,起来做南瓜丝饼当早饭。

此时天津的早晨又干又冷,窗外是太阳未升起时候建筑物被冻僵的模样。

在厨房里和面粉,将南瓜切丝并敲了两瓣大蒜细细地剁成末后加一勺盐腌制。

等锅热后,就用筷子搅一部分和好的面粉下去,沾了水的铲子摊平。

面粉由白变肉色后,四周撒点橄榄油,翻一面继续煎会儿。

等两面都呈现出焦黄色的时候,差不多就熟了。

怕不够吃,做了两个口味,梅干菜的和南瓜丝的。

三个人坐一桌安心地吃早饭,隔山隔水再相聚,也有家的味道。

吃了早饭,一行三人前往古玩街,并由天津本地的一个朋友带路陪玩。

店铺里的东西大同小异,商业气息也与河坊街类似。

但其间的人情味儿,人与人的差异,才是地域差异最直观的感受。

我们沿着小巷子穿行,在人流里对着天津这个城市“察言观色”。

途中经过一庙宇。

很多小朋友在里面,许是学校组织的秋游。

出来沿着街道走,看一辆辆公交车驶过,看两旁的商厦和住宅楼。

中途买了桂发祥的炸糕。

走了很多路,天津的朋友带我们去老鸟市姜记包子铺吃包子。

3块钱一两。我们三个女生一共点了5两,男生吃3两。包子皮薄馅儿多,味道不错。
另外每个人还有一大碗小米粥,就着一盘凉菜,吃得很撑。

 

点赞
  1. lancy说道:

    写得很细腻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