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

当文字成为一种禁锢(上)

曾经很长一段时间,我把文字当做一个隐秘又安全的出口。
我在自己的小世界里自说自话,无需别人参与就完成了自问自答。
那种状态,孤独又自足。

《当文字成为一种禁锢(上)》
能用嘴巴说出来的话全部落在了纸笔间,于是愈发地沉默寡言。即使别人问起,心里也自然地立了一道屏障:无需你懂,我已自给自足。
旁人看着形单影只,自己有时却窃喜,觉得特立独行。

读书时光的心思细软如春日里的阳光。幼嫩、敏感又无限温柔。
这种情绪,可以很好地感知到季节的更替,知晓身边人的情绪变化。但不可避免地,增加了很多他人不会在意的生活之“轻”的重量。

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能过去的小矛盾,一句看似随意的评价,都在心底荡起涟漪,不管好的坏的,脸上却装作不在意。
那时壮硕的身躯里藏着一颗小心翼翼的心脏。

每天不停地书写,写信写日记,将这些柔软坚韧又脆弱的感情储存起来。

我在文字的庇护里,自娱自乐,也逃避着对工作的恐慌。
只要我能继续写多愁善感的文字,仿佛生活中的困难就会被隔离。

相关文章:

当文字成为一种禁锢(下)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