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

空耗今天,那是魔系

你必须成长到人生的更高级阶段,判断出一个人对自己的提醒,是否有利于自己。有利的话,即使是自己讨厌的人,也接受。不利的话,即使是自己喜欢的人,也不接受。——《连岳》

 

有利的话,即使是自己讨厌的人,也接受。不利的话,即使是自己喜欢的人,也不接受。

已经是大人的我们,也很难做到这一点。我们总是因为个人偏好,影响理性判断。譬如拒绝不了家人的“对你好”,又常常因为偏见,拒绝本来能成为的更好。

这样做,有时候只是小别扭,小吃亏,不会有太大的影响。但如果我们能清晰看见情绪背后的内容,懂得判断,我们的成长就会更加顺利和明亮些。

 

佛系的理解不是无所作为,就地躺倒,佛系是更注重本质性的规矩,克制自己不在细枝末节上浪费能量。正如打坐是佛系,打瞌睡却不是。专注当下,你今天专注于学习,我专注写这篇文章,这才是佛系。我们管不住自己,空耗今天,那是魔系。——《连岳》

 

想把这段话抄一遍再抄一遍,以警示自己。我们管不住自己,空耗今天,那是魔系。

在知乎上看到一个话题,类似人生劝告的一句话。答主说的是,凡事都要有产出,有结果。看过的书走过的路没留下印记就像真的不曾有过。所以,要尽可能地归纳、整理、体系化,如此才能成为自我成长的养分。

 

下面是lymon的碎碎念:

关于生日

工作后,面对生日总生出一些感慨和逃避的心思:时间过得越来越快,衰老如影随形,跟随年纪增长的烦恼、担忧只增不减。你在做什么,你未来能做做什么,你想拥有什么样的生活。平日里“视而不见”的事情,会在一个特定的时间提醒着你,生日是其中一个引子。但可怕的并不在此,而在于,你只在这天或只在落笔的此刻想到了这件事,它即将逝去。而你始终未明白。

“在这成为世界中心的年纪,愿有更新更不同的人生,永远平安喜乐”。

友人赠言,将好好执行。

关于朋友

假期回家的时候翻到抽屉里一摞又一摞的信件。随意拆了几封看,有一条是临近我生日落笔2013年的内容。从高二到大学毕业,6年不间断的书信来往,承载了太多粗浅的见识也好,友谊的见证也罢,彼此的内心在书信的时差里放心袒露。

以至于无论何时我只要打开它,我就会跌进那时的言语里。

但我并不开心。彼时是,此时依旧是。

或许是我无法消化那份信任,又或许无力做出改变。

只能皱着眉头,哀伤地探口气。我已经不记得我曾经写过什么,朋友亦或是。幸好彼此的笔记都留在了对方那里。

不知何时,或待老去,不妨一火殆尽。

而朋友,我的老朋友。自由如风,无牵无挂无杂念,各自安好。

关于界限

大学的时候,室友都知道我有点麻烦:借东西要问,还的时候要放回原处,我摆放的位置不能动。另外,我的水杯、床等不让别人用;当然,我也不会和谁一起吃同块雪糕或是其他东西。

这种习惯在毕业后慢慢地“消失”了:同事不问拿了东西后归还,边“没关系”边自己摆好;邀请一起吃东西,也会开心接受并表扬一番尽管心底还是介意共用。

是因为有了他图。

想表达善意,想变得合群,不想让自己成为一座孤岛。

但也好像,越来越,面目模糊。

晚上接到一个认识有段时间,平时只有答有问关系的相亲者的语音电话,瞬间爆炸:我正在忙自己的事情,干嘛直接打语音,打语音为什么不提前问下是否有空,是否方便接听…

但我接了,耐着性子听了半小时。挂完电话后独自生气。

你看,单身总是有理由的。

“人家未必如此细致;你不喜欢,告诉对方就行了”,但我没有。

想想确实也是我的问题。

我所谓的界限,倘若遇到一个我喜欢的人,还会存在吗?

不会。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