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

一只异瞳小白

我和异瞳小白颇有缘分。第一次见它的时候,还小,可能三个月,藏在一处灌木丛里。喊它一声,就会迅速地窜出来,玩玩树枝,“搔首弄姿”,颜值一点也不低。要不是讲究先来后到,刚收养了姆明,我倒乐意把它带回家。

《一只异瞳小白》

既然带不回去,就开启了云养猫。午饭后,我和同事总要走到那处呼唤它,三次里有两次它都在。但好景不长,它不见了。难道是被收养了吗?

一隔一两个月,入冬。有日中午食堂做了鸡腿,我吃不掉但又不能浪费,就纸巾裹了带了出来。没料想,小白闻到了香味,从另一处灌木丛里窜了出来。“原来你换了营地啊”。它已经长大许多,唯一能和其他白猫区分确认的,就是一汪湖泊般沁蓝的眼睛。

《一只异瞳小白》

它似乎还认得我,不认生,给它剥了鸡腿肉扔出去,它马上就能吃掉。吃的途中,又来了一只大白,一只小黑,但他们面生,胆怯,不敢靠近,只有远远地看着。没多久,它就吃完了一只鸡腿。

再见小白,12月中旬了。我们拿着试用装的猫粮去寻它。天气阴冷,本来不抱期待,但还是晃动着袋子,企图用这声音来引猫出来(家里的猫很受用)。突然,它从路边旅游车上跳了下来,喵喵地叫着。给它倒了猫粮,迅速地吃起来。

吃得差不多的时候,它绕到了我的脚边,用头蹭蹭我,还钻到了我的大衣下面又探出头来。我蹲在地上,它绕着我走了几圈,尾巴竖起来,屁股朝着我。同事说,这是信任你的表现。

好开心。它认可了我。我摸摸它的脑袋,摸摸它的后背,它都乖乖地没有走开,还发出了咕噜咕噜的声音。

不仅如此,其他的猫也来了。大白,小黑,还有之前没见过的大橘。大橘真的有点蠢萌,走到小黑身边想靠一靠,结果小黑走了,它倒在了地上,哈哈哈!

看到了那么多猫,还撸到了猫,瞬间开心了。这真是个幸福的工作日呀~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